周恩来领导开展中央苏区防灾作战
来源:江西于都县国防办 作者:方波 时间:2014-01-16 15:23:37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usydfilmsoc.org/view/dashiji/20170511/6047.html
文章摘要:周恩来领导开展中央苏区防灾作战,铢寸累积探看茅室蓬户,梗阻在加拿大愤然。

  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后,逐步建立起各级防灾防毒组织,采取了各种行之有效的防灾防毒措施,在防灾领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,取得了最初的实践经验,在中国人民防灾史上写下了绚丽的开篇之作。

  1931年11月7日,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在瑞金叶坪召开。为避免敌机轰炸,庆祝“一苏大会”的红军阅兵典礼选在清晨举行。

  太阳出来了,阅兵典礼圆满结束。人们按预定方案,迅速疏散,红军检阅台也披上了防灾伪装。大约8时许,天空中传来嗡嗡的声音。果然,几架敌机朝瑞金飞来。国民党南昌行营命令他们轰炸“一苏大会”会场。敌飞行员瞪大眼睛,向下搜索目标。城内城外,街道村庄,田野树林,空旷无人,毫无动静。敌飞行员朝瑞金县城及附近郊区盲目地扔下几颗炸弹,尔后朝福建长汀飞去。设在长汀城郊的“一苏大会”假会场,被炸成一片火海。

  敌机走后,毛泽东拍拍身上的泥土,对身旁的朱德、项英说:“这次会议的防灾措施是正确的,如有一个会议代表出现问题,都是严重的损失。现在,苏维埃中央政府成立了,防敌空袭的形势将更加严峻,我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,坚决反击敌人的猖狂进攻。”

  1931年12月底,周恩来由上海辗转抵达瑞金,就任中共苏区中央局书记、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。

  1932年2月,在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会议上,中革军委主席、红军总司令朱德提议认真研究一下防灾防毒问题。

  “有没有建立我们的防灾机构?”刚来不久的周恩来关切地问。

  “目前的防灾工作由总参谋部作战科兼管。”朱德思忖着说:“这种设置显然是不能适应防灾工作的需要了。”

  “是啊,首先要把机构组建起来,在我们的红军司令部要有专门的防灾防毒研究机构,加大培养我们的防灾人才,建立相当规模的防灾部队。而更为重要的是必须开展防灾防毒知识的宣传,发动和组织苏区军民一起加入到防灾队伍中来,形成全民防灾的局面。”周恩来非常严肃地说。

  周恩来的话,引起与会者的高度注意。在周恩来、朱德、项英等的共同努力下,各级防灾组织迅速得到健全。在中革军委总参谋部作战局下设防灾科,王智涛任科长。成立“劳动与战争委员会”组织机构,作为苏区军民开展防灾作战的最高指挥机关。委员会成立后,周恩来重点领导组织了以下几个方面的防灾工作:一是在各级领导机关驻地及城镇制高点设立对空观察哨;二是制定和颁布防灾报警、疏散隐蔽、警报解除信号;三是规划布置挖掘防灾洞和制作必要的防毒用具;四是组织建立对空射击防灾排;五是广泛开展防灾防毒知识的宣传教育和防灾防毒演习。

  1933年8月,在中央苏区第5次反“围剿”战争前夕,周恩来召集苏区各省委、红军各军团宣传部长和劳动与战争委员会委员会议。会上,周恩来异常严肃地说:“这次,蒋介石增派了30架飞机对我根据地实施空袭。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让苏区军民把警觉性提高起来,让他们尽早掌握防灾防毒的常识,增强自救能力。我们的宣传队、列宁室和报刊一起行动起来开展广泛地宣传活动。只有很好地保护自己,我们才能有效地战胜敌人。”

  会后,中革军委发布《严密防灾防毒,粉碎敌人五次“围剿”》的训令,提出“由防灾防毒委员会有计划有组织的对各部队、各机关、各团体和居民作防灾防毒的报告、讲演会、讨论及书面通知、传单等,并组织流动宣传队,务使群众普遍地深刻了解防灾防毒的方法,特别是帝国主义、国民党惨无人道屠杀群众的罪恶和揭发敌人的欺骗宣传”。防灾作战宣传队走村串户,他们或用歌舞、或用对口词、或作模拟演示进行表演,使苏区群众很快就掌握了简易的防灾自救办法。

  苏区印发的防灾资料,许多群众到全国解放后还保存完好。1958年,瑞金开展文物普查征集时,就从群众手中收到20多份防灾处印发的《防灾防毒知识》。这份宣传材料当时发到了每家每户,内容非常具体:“1、防灾最主要的方法是掩蔽与伪装,因此在住宅附近不要晒曝颜色鲜明的衣物;2、在家中休息的,在田里耕种的,尤其是在路上走路的,遇到飞机来时,千万不要乱跑,乱跑要暴露目标给飞机看到(实际上谁都跑不到飞机那样快),因此只有即刻停止路旁或田边不动,使飞机不易看到,如人多时就要分散找掩蔽;3、飞机投炸弹时,在屋内有被飞机炸倒房屋连带炸伤或被倒下的房屋压伤的危险,最好在田坎里或干田的凹处伏身躲避,或在大树林里面隐藏,或伏在房屋附近空地也可。那样飞机既看不到,炸弹也不容易打着,如果能挖飞机洞更好;4、每家至少要常备一个太平水桶,放满水,以便万一房屋被炸起火时,用来救火;5、各家应挖一个地洞,像番薯洞一样,是藏身时重要的东西,免被飞机炸毁。”

  1933年7月23日凌晨7时,瑞金的城镇乡村顿时响起了敲锣声,云集、沙洲坝、乌石垄、安治、大柏地等地点燃起烟火。顷刻间,中央各机关单位、各乡村、工厂和列宁小学响起了口哨,男女老幼迅速钻进防灾洞,红军大学防灾指挥所组织部队迅速架起机枪实施对空射击。瑞金赤卫军架起了土铳土炮。突然,在沙洲坝、九堡、下肖等地上空冒出几股浓烟,该地军民在技术人员指导下封闭防灾洞口,戴上口罩。半个小时光景,各处响起了悦耳的钟声。人们谈笑着走出了防灾洞。

  这是中央苏区组织的一次规模最大的防灾演练。消息说:“7月23日上午7时,举行了瑞金防灾总演习一次。演习中,各机关团体居民闻得警报,均能动作迅速,对空射击敌机严密布置,秩序井然。”

  1933年9月,《红星报》发表《把防灾防毒的工作真正建立起来》的社论。社论提出:“我们不仅要挖飞机洞,伪装隐蔽目标等,而且要积极地布置对空射击,并可运用空中满放风筝等办法(即多做风筝放入空中,敌机与此相遇即被卷而坠地),来缴获敌人的飞机。”

  1934年1月25日,敌北路第五纵队罗卓英部4个师进攻黎川和建宁两县间的横村、樟村。国民党派出12架飞机配合罗卓英部轰炸红军的防线。负责阵地防御的红5军团是宁都起义部队,有较精良的装备。这天清晨,当敌机飞抵红军防线上空时,军团长董振堂命令机枪手实施对空射击。由于射击及时,火力又猛,敌机不敢低飞,还未接近红军阵地就扔掉炸弹仓惶逃离。

  这一天的黄昏时分,在打退敌人最后一次冲击时,阵地上空出现了一幕令人惊心动魄的奇观。在混沌的黄昏中,烽火硝烟遮蔽的天空骤然一亮,瞬间,天宇间一片辉煌,桔红色的光辉照亮了整个战场。紧接着,一声奇异的爆炸声裂破了长空,天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团,暴风骤雨般降下一阵燃烧着的金属碎片。原来,国民党一架低空支援步兵冲击的轰炸机,居然撞上了红军发射的低弹道弹丸,顿时爆炸,纷纷坠落的飞机残骸正好落入敌阵地,原本疯狂的敌军迅即退了回去。这是中央苏区红军在战斗中击落的第一架敌机,取得了人民防灾历史上的辉煌。

责任编辑: 作者:方波
国防图片